那些次要的生活(一)

Posted by

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理由,实在是精力有限。醒着的时候玩游戏、看视频,那么只能在睡着之后开始创作了?他拥有的时间很长,有几十年的时间;也很短,历史上的作品已经恒河沙数,而互联网让每个人都能够推广自己的作品。这是作者的好时代,读者总能找到作品。几十个、几百个人,这在互联网上微不足道,却能供养一个作者的精神世界。互联网上再小的圈子也能活下来。作品不分年代,不分品级地堆在网络深处。没有编辑,没有路线,没有样板。读者不再需要learn to play,只有plug and play.

“玩”是很酷的事情。人掌握了工具,他的肢体便延伸了。他有了新的眼睛,新的手足,他的头探出了现实世界的水面,呼吸到了新的空气。如果给小孩子一柄锤子,他会迫不及待地敲打看到的每一件物品。那里有最纯真的乐趣。那么,一个大学生学会了python,他也会迫不及待地用脚本控制字串与窗口吗?那些本来唾手可得的乐趣,失去了。

按不就班的生活无需多虑,去争那排名第一的位次就行了。再不济,上升一名也是好的。价值?重要?第一、唯一、一等、最高,这些表述自身就蕴含着什么也说不定吧?可日子一天天的过,永远拿不到一等的人发现,所谓“不是一等”的惩罚,也就那样。作死也是要些勇气的。他逐渐发现了反思的乐趣,把听来的似是而非的道理,咀嚼一番,评论一番,立刻就生出孤高的气质来。连上wifi,戴上耳机,他就离开了此处,与无数人同在。一起欢笑,一起感动。直到夜幕退去,白日降临。

一天有开始,就有结束,可他现在迟迟不愿入睡。小时候他喜欢做梦,无论是美梦噩梦都一样喜欢。他会选择临睡前看的故事,听的音乐,然后端端正正躺平在床上,闭目凝思,想像那山川与河流,魔法与宝剑。一小时的午睡最能留下清晰的记忆;聆听黑暗中的白噪音可以快速入眠。他用科学而严谨的态度对待做梦这件事,满心期待着白日的结束,或者说,一天的开始。

“孤独是致死的疾病。”他热爱着其中难以言明的气质,直到他第一次彻夜难眠。他开始寻找那些不会完结的故事。文笔如何其实不大在意,错字不要太多就行。重要的是篇幅,也许三百万字?手机屏幕的莹莹白光照出血丝密布的眼,一行行文字从前划过,滑动屏幕的手指仿佛某种计时装置。这是哪一段情节?不知道。说话的人物是谁?不重要。我不是醒着,也不是睡着,只是睁着眼睛,用手指的滑动计数着时间。床帘透出深蓝色的光,眼睛从干涩转为疼痛。我终于能够入睡,空无一念。我将“昨天”使用到了最后一刻。

Leave a Reply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