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时想法:关于割裂的现状

Posted by

割精分,着实精分。我就一边喊着“来世还生种花家”,一边咬牙切齿心中埋下了“但那时我的意见却变化了”的种子。各种矛盾交织下,人民什么也看不清。我想需要有人被杀得人头滚滚,但我说不上来是哪些肉食者。不过最好不要让我找出来解决办法,因为如果真的找到了,那肯定不是我喊前者时候的心态能想出来的。一直以为曾经想做朱舜水只是极端情况下的胡思乱想,但现在看来,真不是,真可惜。

Leave a Reply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